首頁  > 要聞

歷史文化源流 | 事不避難 義不逃責

來源: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發布時間:2021-09-10 06:53

  做事總是有風險的。正因為有風險,才需要擔當。凡是有利于黨和人民的事,我們就要事不避難、義不逃責,大膽地干、堅決地干。

  ——2021年9月1日,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黨校(國家行政學院)中青年干部培訓班開班式上發表重要講話

  “事不避難”語出《后漢書·虞詡傳》:“志不求易,事不避難,臣之職也。不遇盤根錯節,何以別利器乎。”虞詡是東漢名將,為官清廉剛正。漢安帝年間,朝歌一帶遭到叛匪數千人連年聚眾作亂,州郡無法平定。當朝廷派虞詡去朝歌當縣令時,虞詡的朋友都替他擔憂,他卻坦然答道:“事不避難,臣之職也。”

  “義不逃責”,早在《論語》中可見類似表述:“見義不為,無勇也。”所謂“義”,指為所當為,既是正義,也是義務。“事不避難”與“義不逃責”連用,意即面對艱險,合乎道義就不畏懼,要當仁不讓地擔負起責任。

  “事不避難、義不逃責”,體現了迎難而上、敢于擔當的優秀品質,它深深根植于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土壤中:既有“路漫漫其修遠兮,吾將上下而求索”“茍利國家生死以,豈因禍福避趨之”的情懷信念;又有“犯其至難而圖其至遠”“越是艱險越向前”的知難而進;更有“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”“千磨萬擊還堅勁,任爾東西南北風”的堅定勇毅。

  擔當精神一個顯著的本質特征就是敢于斗爭。需要擔當的任務往往急難險重,需要直面的問題往往艱巨復雜,然而正是由于艱難,更可見擔當的可貴。公元753年,顏真卿出任平原郡太守。平原郡屬河北道,是安祿山的管轄范圍,而此人早就蓄謀反叛。顏真卿一到任上,就察覺大事不妙,于是暗中備戰,借口防洪防災需要,派人疏浚河道、高筑城墻、登記壯丁、囤積糧草。后來,安祿山在范陽起兵造反,河北二十四郡官軍幾乎都嚇破了膽,降的降,逃的逃。只有顏真卿站了出來——他治下的平原郡,頑強抵抗,還聯絡了周邊17個郡,趁安祿山長驅直入、后方空虛之時,同時起兵反抗,極大地扭轉了安史之亂初期的政局。

  “事不避難、義不逃責”,是有擔當的仁人志士對自身的要求,往往會因為滄海橫流而更顯光輝。

  中國共產黨建黨之初,全國只有50多名黨員,但黨的一大仍然明確把“由勞動階級重建國家”“廢除資本私有制”寫入黨綱。大革命失敗后,血雨腥風之中,毛澤東、周恩來、朱德等共產黨人挺身而出,組織領導了南昌起義、秋收起義和其他武裝斗爭,開創了農村包圍城市、武裝奪取政權的中國革命道路。抗日戰爭時期,在民族危亡的歷史關頭,中國共產黨以卓越的政治領導力和正確的戰略策略,指引了中國抗戰的前進方向,堅定不移推動全民族堅持抗戰、團結、進步,反對妥協、分裂、倒退。解放戰爭中,面對中國兩種命運、兩個前途的大決戰,雖然敵我力量懸殊,中國共產黨人不畏強敵、奮然而起、敢于斗爭、敢于勝利,最終推翻了國民黨反動統治,完成了新民主主義革命,建立了中華人民共和國。

  在這一個個重大歷史關頭,面對種種不利形勢、重重困難考驗,中國共產黨人哪怕有一次退縮或放棄,中國人民的解放事業和中華民族的前途就難以想象。

  毛澤東在長征期間寫下《十六字令·山》:“山,刺破青天鍔未殘。天欲墮,賴以拄其間。”百年來,中國共產黨人如同挺立在天地之間的一座大山,在民族危難、人民困厄之時,永遠會挺身而出,成為民族的脊梁、國家的棟梁、人民的靠山。

  今天的黨員干部,雖不再像革命戰爭年代那樣時刻面對鮮血和死亡,但同樣把擔當挺在了一場場硬仗里。疫情防控中,他們逆行出征、挺身而出,治病救人、嚴防死守;洪水來臨時,他們肩扛沙包、晝夜搶險,為人民筑牢堤壩;在脫貧攻堅和鄉村振興一線,他們進村入戶、苦干實干,為貧困戶拔除窮根、謀劃發展……他們用知重負重、攻堅克難的實際行動,詮釋對黨的忠誠、對人民的赤誠。

  馬克思曾指出,如果斗爭是在極順利的成功機會的條件下才著手進行,那么創造世界歷史未免就太容易了。當前,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加速演進,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進入關鍵時期,我們面臨的風險挑戰明顯增多。改革發展穩定任務艱巨繁重,要做好工作都要擔當作為,改革越到深處越要擔當作為。當年挺進藏北解放阿里的“人民功臣”李狄三曾說過這樣一句話:“什么叫共產黨員,共產黨員就是在最困難的時候,向黨要副擔子挑在肩上的人。”

  黨員干部,特別是年輕干部要將“事不避難、義不逃責”的擔當精神內化于心,外化于行,樹立這樣一種堅定的信念——無論什么時候,凡是有利于黨和人民的事,就要大膽地干、堅決地干;該擔的責,就要挺身而出、迎難而上,冒著風險也要擔。唯有如此,方能真正贏得民心,贏得時代。(田心)

2012中文字幕视频大全